小徑夕照  

時序再往前推個七八九年,我在關東橋受士官訓,

差不多這個時節,差不多這樣的黃昏。幹訓班分隊長雖然機歪,也知道一鬆一馳的御下之道,第四個禮拜以後多給了一點福利,好比有那菸癮大的夜半假借擦皮鞋名義躲在廁所抽菸的,正碰到分隊長自然的呼聲解急的,聞到滿廁所菸味的。最多就是隔天么八洞洞的假調扣著,兩個犯到他手上的,躲到不滿半米見方的內務櫃把昨夜沒收的菸抽完才給假條。說來也賤,上了計程車奔馳在關西山路上不到十分鐘,又來菸癮了。那兩個犯到分隊長手上的有一個就是我本人,擋著內物櫃木門不讓撞出來的叫honda學長。

差不多這時節,差不多這樣黃昏,差不多練了約有半小時口令,差不多要開飯前的半刻鐘,差不多有四十個人的區隊,差不多圍在五十米見方的空場上,差不多表現的有差不多的福利,差不多也就是唱唱小曲說說笑話算是團康了事。那時節,右祥用他差不多練了一千次立正稍息後的嗓音,唱起「你說你感到萬分沮喪,甚至開始懷疑人生生生生生生生.......」。看著西邊雲彩,我就開始掉淚了。

 

想家、想家人、想當時的女人。

「早知道傷心總是難免的....」。

我從不懷疑人生,屁一樣的一個人生沒甚麼好懷疑的。

我只懷疑人。

「你說你嘗盡了生活的苦,找不到可以相信的人。」

來日大難。後來我嘗到的生活的苦,到更後來才知道,早在那個黃昏,右祥那殺千刀的嗓音已經預示了。 

創作者介紹

小徑‧1028金門古厝特色民宿/金門花園(花園咖啡&茶室書屋)

path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ana
  • 傷春悲秋不長進,且看寒梅著花未
  • path1028
  • 面朝碧海潮生曲,安娜識否洪藥師?
    歡迎Ana新或舊朋友。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